首页资讯 • 正文

《雍正王朝》中雍正赐死弘时后,弘历为何还明知故问道“我三哥呢”?

发布时间:

弘历的一句“我三哥呢?”,将弘历“腹黑”的一面充分的展现了出来,实际上,他这个在确定弘时到底真的有没有被雍正处死。

弘历在雍正对待弘时的问题上,已经不止一次的表现出了“腹黑”之处。

第一次是在弘历逃脱弘时的刺杀,在潞河驿遇到弘时的时候,弘历没有做出任何极端的表现,反而和自己这位哥哥有说有笑,一来他不希望把局面搞僵,二来也就是为了稳住弘时让自己能够安稳的回到北京。

第二次是弘历面见雍正的时候,前句刚说了让雍正不要追究,但是后面一句又说为刘墨林的死感到可惜。先把给雍正留意一个宽宏大量的印象,然后在把雍正的怒火重新点燃,让雍正更加的记恨弘时。

而这一次,是弘历第三次表现他“腹黑”的一面。

此时的弘历,知道雍正处理了弘时,知道弘时的结局一定不会好,但是弘时被雍正处罚到了什么程度,弘历并不能够确定,毕竟在此之前,雍正只与自己的心腹奴才李卫有过交流,所以弘历对此并不知晓。

弘历这样一句“我三哥呢?”,实际上就是再和雍正确认弘时到底死了没有。

如果弘时没有被处死,被终身圈禁或者监禁,则会吧情况如实的告诉弘历,而如果雍正处死的弘时,则必然什么都不说,毕竟落得一个“杀子”罪名,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都是极度残忍与无情的所为。

最终,雍正什么都没有说,也不再让弘历过问,弘历也就此知道,自己的哥哥已经死了。


经历过“九子夺嫡”的雍正,实际上并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们再出现“兄弟阋墙”的一幕,但是事与愿违的,弘时和弘历之间为了皇位,还是出现了自相残杀。

弘历一再帮助自己的三哥弘时开脱,实际上就是做给雍正看的。

此时雍正处理了弘时之后,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弘昼了,他自己非常疼爱着的这个小儿子,尽管一直使用各种方式来明哲保身,甚至不惜一次次的用荒诞不羁的行为来躲避权力的斗争,但是弘昼终究是雍正的儿子,他既然出生在了这样一个帝王的家庭,有些事情也就变得无法避免。

弘历非常清楚雍正的想法,即便是如此信任和器重自己,但是也不能彻底放心自己不去残害兄弟,特别是弘昼以及《雍正王朝》剧中并没有出现、雍正最小的儿子弘曕。

所以,乾隆始终用一副珍重兄弟,并且希望保全兄弟的态度,籍此来告诉雍正,他对于雍正会念及手足之情,不会残害兄弟。


其实弘历表面上一直关心着弘时的下落,但是实际上,弘历是非常急迫的希望弘时能被处死的。

雍正不处死弘时,那么实际上就是将这个难题留给了弘历,毕竟此时的雍正身体状况已经是非常之差,距离雍正皇帝的去世已经是近在咫尺了。

如果雍正只是圈禁了弘时,那么弘里就要面对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到底要不要放弘时,放了担心弘时继续乱政,不放又是仁君的做法,这是弘历非常担心的,除掉了弘时更是让自己背上了手足相残的骂名,这些都是弘历所不希望看到的。

所以,弘历在得知弘时已经被处死的消息,这才放下心来,如果弘时没有被处死,那么弘历也就必然准备了新的说辞和方式,来让雍正帮忙除掉自己这个最大的政敌。

只不过,雍正是个极度负责人的父亲,他始终站在弘历的角度去思考,不希望把任何一点骂名和罪过留给弘历,自己提前除掉了弘时,背上了“杀子”的骂名,也帮着弘历解除了一切后顾之忧,此时的雍正,只能用“可怜天下父母心”来形容了。

很高兴再次为大家解析《雍正王朝》的剧情。

还是老规矩:不站立场,不追究谁对谁错,谁正义谁邪恶。单讨论智计和诈术。

通过剧情,我们可以发现,弘时与弘历相比,脑袋瓜子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两人的差距至少有两个档次。

对比当年九龙夺嫡之争,弘时的智慧大约相当于弱化版的皇长子胤禔,而弘历则是准八爷的水平线。

咱们来通过几件事情,对两者做个对比,高下立判。

弘历受圣命前去河南省考察田文镜搞“士绅一体”的效果,路遇一户农家,看到农家在忙碌着搬家,于是停下来询问。




新修的大堤,农汉也承认,能挡住大水,但仍然要搬家,因为“吓怕了,习惯了”。那么,我们分析,农民们其实并不是怕洪水,而是怕田文镜,可以推想,这些年来,性格强硬的田文镜所采取的手段还是很猛烈的。

大家可以注意到,此时,弘历对田文镜施政的评价是:“做得过于操切”。


弘历处理考举闹事一案,表面上虽然仁慈柔和,实则暗藏杀机。说说笑笑,消了考生们的怨气,又指出问题的关键:前程。

同时不露声色地威胁:再闹下去,就是和朝廷做对,和皇上做对。

而在他回京途中,遇到弘时前来迎接。两人夜中有一番谈话。
弘历的政治嗅觉相当敏锐:百官来迎接我,是什么原因?是不是雍正的旨意?

弘时这才说明来意,原来是为了参倒田文镜。但即然不是雍正下的旨,那就有问题。所以弘历一语双关:“这可是不正常,是不是?”弘时仍然继续怂恿弘历,官员们势力很大,人数众多,还下定决心,决不罢休。弘历的思维非常清晰,再多的官员也没用,关键是雍正的态度。弘时扛出大旗来:一边是田文镜,一边是天下读书人。谁输谁赢呢?但弘历少年老成,完全不上套。

要说弘时操着好心,那肯定不可能。他就是设个套子,让弘历往里钻。但弘历的智计完全比他要高出不止一筹。看出事情的关键在于雍正,雍正对新政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他从头到尾,一句准话都没有。

到了雍正召见的时候,弘历很快摸清了雍正的立场。
这个时候,弘历就立即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这时候,弘历不说

田文镜“做得过于操切”了。而是坚定地认为,“决不能处置他”。

同时还向雍正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当然,这其实是另有深意,就是告诉雍正,现在不处置田文镜,那就要得罪全天下的读书人,要有人担起这个责任来。

雍正肯定不能让自己的宝贝儿子来担这个责任啊,于是,感动的握住了弘历的手,要替他背负这个骂名。

不但替弘历顶住骂名,还给他安排好了后路,谆谆教诲。
到了朝堂上,与参劾田文镜进行辩论,把刘墨林又推到前台当炮灰。

这也透露出弘历的精明和细致,正反两方面的情况都调查得清清楚楚,
准备的资料是两份,根据雍正的态度拿出来相应的汇报。

所以说,弘历这个人的思虑是很周详深远的。

但是,老江湖八爷胤禩久经官场,当然比弘时要看得透彻,他对弘历进行一番分析,还是很到位的。

精明与狠毒。

弘时这两点落在下风。但要是提高自己的“精明”,那肯定不行,这并非一日之功。比较迅速解决问题的是“狠毒”,这提高起来比较快。

胤禩这个套子下得深。胤禩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他对弘历的判断。句句都说在点上,八爷胤禩的眼光是很毒的,一眼瞧破事情的实质。
让弘时感觉到情况十分危急。
除掉了弘历,雍正再没有可以依托的皇储,只能将大位传给弘时。时间紧迫,必须赶在雍正临死前动手,加快速度,因为假如雍正死了,弘历将迅速登位,那时候事情就无法挽回了。

老八胤禩看人的眼光又毒又准,还是很有道理的。

而到了弘时派人刺杀弘历未遂,他路上去见弘历,两人的谈话完全暴露出弘时的智计完全落在下风。
由于怕自己的阴谋败露,话没几句,弘时就迫切地问起刺客的生死。而图里琛和李卫一胖一瘦,一高一矮两只狐狸,立即嗅出了不寻常的味道。但“忠厚”
的弘历见到雍正后却立即将暗示的矛尖指向了弘时。

和康熙一样,雍正传递帝位的底线也是两条:

一、不能威胁到我;

二、不能伤害兄弟。

当年,太子胤礽和八子胤禩触犯了康熙“不能威胁到我”的底线。而皇长子胤禔则触犯了“不能伤害兄弟”的底线。

木兰秋猎之夜,大阿哥胤禔向康熙进言,说“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愿意承担杀弟的骂名,替康熙永除后患。康熙集齐众人,怒斥胤禔“像你这般无情无义,飞扬浮躁,权利熏心的蠢猪,居然也想当太子!”,将其废去宗籍,永远圈禁。

可见这条底线是万万不能触碰的。

弘历回京,向雍正问安:

“托皇阿玛的庇佑,儿臣平安回来了。请皇阿玛就不要再追究这件事了,皇阿玛圣明,儿臣实在不愿因这件事再兴起大狱,更不愿因儿臣使皇阿玛和皇额娘伤心。”

不愿让父母伤心。这句话太严重了,雍正立即明白:弘时刺杀兄弟。

雍正召见护送宝亲王回京的李卫,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李卫是个鬼精,当然
不肯承当杀皇子的罪名,但他却另有良谋。李卫拿康熙说事,让雍正一下子想起了当年惊心动魄的夺嫡之争,不禁汗毛倒竖,毛骨悚然。

雍正决定向弘时下手主要是以下几方面考虑:

一、担心弘历因一念之仁,而斗不过弘时。即便处处提防,难免百密一疏,雍正没有康熙那么多智计皆深的好儿子们,冒不起这个险。

二、决不能把难题留给宝亲王弘历,让弘历承担杀兄的恶名,而雍正反正也得罪人多了,干脆承担起所有的骂名。

三、时间紧迫,自己万一驾鹤西去,朝堂再起纷争,自己的事业将付诸东流。为大清江山考虑,也必须马上动手。

所以,一狠心,雍正就赐死了弘时。
这个情况,弘历当然心中有底。
他朝见父皇时候,立即问起:“皇阿玛,我三哥呢?”

表面上惦记兄长,实则是探知弘时的下场如何。雍正此时正是身心俱疲,心力憔瘁之际,
不愿提起伤心事,立刻阻止了弘历的话头。

但弘历悄悄侧头用眼神征询图里琛。图里琛用眼皮做了个认可的动作。弘历明白了:大患已除。这无言的交流,充分说明,图里琛早已经被弘历完全收入麾下。

从太监李德全、封疆大吏李卫、御前侍卫图里琛对弘历的态度,完完全全证明弘历的智谋和处世远在弘时之上。

雍正的担心是多余的,这样的宝亲王,一百个弘时也不是对手啊。

相关文章Related

  • 康熙王朝爱新觉罗弘历
  • 康熙王朝弘历巴图鲁
  • 康熙王朝弘历视频
  • 康熙王朝弘历扮演者
  • 康熙王朝少年弘历
  • 康熙王朝弘历在哪一集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鹿鼎记网,母婴用品,领土,婚庆,北京现代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