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 • 正文

吴三桂真的是因为陈圆圆才投降引清军入关的吗?为什么?

发布时间:

吴三桂究竟为何引清军入关?冲冠一怒为红颜是否吴三桂真实的内心想法呢?

当时李自成率领大顺军刚占领北京。依然因上层意识问题,依然不改流寇作风,纵容部下烧杀抢掠,祸害无辜百姓。

至于大明朝廷有名的人物府邸,当然被大顺军高层如李自成特殊对待了。吴三桂府上的小妾陈圆圆艳名满天下,是个男人都懂的,李自成当然不能放过了。至于吴府这么有钱的大户人家,抢掠成性的大顺军怎么可能放过,于是直接抄家。可是吴三桂的爹吴襄正是在家养老的时候,吴府被抄家,吴襄如何过锦衣玉食的养老生活?肯定是百般阻挠,并搬出自己儿子是山海关集团军吴三桂的名头,大顺军一气之下,一刀剁了吴襄,然后顺手灭门,此乃大顺军一贯作风。


却说吴三桂得闻北京被大顺军占领,名义上的领导已经驾崩,作为割据军阀,必须为自己后路做打算了。

当时的形势,无非只有几个选择:

1,投降大顺军,继续守山海关。(貌似在这场改天换地的变革中捞不到好处,且赔上了家人的性命和陈圆圆。慎选)

2,割据自立。(没有后勤,治下没有平民,无法生产,弃选)

3,投降清军。(不值得考虑,会背上汉奸罪名,且女真人是异族,非我族类,弃选)

4,带军队南下拥立新皇。(最值得考虑的,军队南下必被李自成追击,且无后勤供应,危险性大;水路南下,船是大问题,且战马不便运输。到了南方,北人不擅长在水上作战,对当地军阀无威胁力。弃选)

综上考虑,吴三桂既要面子周全,又要在这场变革中捞到好处,更无法忍受投降杀父仇人的大顺军,且大顺军的土匪流寇做法只对平民宽容,对士大夫土豪等富人阶级直接掠夺的行为更是不可调和的矛盾。遂,想到驱虎吞狼之计:借外族清军之力赶跑消灭李自成的大顺军,到时候再给予清军莫大的好处,外族就会自动回去辽东了。那时候就是他吴三桂一人说了算的天下了,是拥立新皇或者自我登基都不成问题。

只是毕竟放异族入关,属于汉奸行为,崇祯又无留下继承人,又无法用拥立新皇的借口,只有从家人上面做文章了,天下人皆知吴三桂独宠陈圆圆,那么就来个冲冠一怒为红颜做理由吧,至少有块遮羞布。

可惜,理想太美好,现实很残酷,多尔衮野心勃勃,一直想入主中原,虽然清军内部矛盾重重,但接到吴三桂的投诚信息,立即力排众议,第一时间引军入关。且驱赶吴三桂为前锋,既有削弱吴三桂实力的想法,又有试探吴三桂投诚的真心的想法。清军一入关,多尔衮就击败李自成,并顺利占据梦寐以求的北京。

最后的三潘之乱说明吴三桂根本不是真心臣服清朝,只是在打南明和其他势力时,被清朝压着在打前阵,且无法反抗,估计吴三桂憋屈得紧。

所以冲冠一怒为陈圆圆,只是一个借口,一块遮羞布而已。

不要想为汉奸翻案 !!! 近些年来,不知是出于一种怎样的社会风气,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为一些早已被牢牢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人翻案,我不禁想问。如此行径,居心何在?“冲冠一怒为红颜”背后,难道真的是伟大的爱情吗?不过是将千古骂名转嫁到女子身上罢了。

一:天下大势系于一人之手

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中国这片土地上同时出现了三个皇帝,他们分别是:大明崇祯(朱由检)皇帝、大顺永昌(李自成)皇帝以及满清顺治(爱新觉罗.福临)皇帝。这在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但是,身为一国之君的他们,自己的命运却被牢牢的拽在山海关总兵吴三桂手中。可以说,在当时天下,没有比吴三桂更有权势的人了。吴三桂的选择不仅决定了三位帝王的生死际遇,也决定了满汉关系的发展,更间接影响了世界的格局。

二:吴三桂的简历

姓名:吴三桂,字长伯

所处时代:明末清初

民族:汉

籍贯出生地:祖籍江苏高邮,出生在辽东

职业:武将

生卒年:1612——1678

家族关系:父亲吴襄,原辽东总兵;舅父祖大寿,前锋总兵官,驻锦州

社会关系: 与袁崇焕和洪承有密切关系

主要经历: 崇祯十五年(1642年)统率辽东兵马,明末镇守山海关

崇祯十七年(1644年)被封平西伯,同年崇祯自杀,明朝灭亡

大顺元年(1644年)受李自成招降,投诚路上举起反旗

顺治元年(1644年)剃发易服,投降清军,开山海关迎多尔衮

康熙元年(1662年)受清廷册封为平西亲王,世守云南

康熙十一年(1673年)康熙削藩,吴三桂再树反旗,同年秋,病死

以上是我整理的一份有关吴三桂的简介。从中我们可以大致理顺吴三桂的一生形迹,再加上一些史书上的记载。我试着尽量详细的描绘出吴三桂的大致轮廓。

三:“白皙通侯美少年”

吴三桂发迹的相当早。在他十六岁的那年,父亲吴襄因为行军不慎而被清军包围,激愤之余的吴三桂率二十余家丁驰骋冲突,将其父于重重围困之中拯救出来。自此得了“勇冠三军,孝闻九边”的美誉,崇祯皇帝为此专门下诏褒赏。

崇祯是个很有个性的皇帝,他用人往往由着个人喜好,率性而为。自从“孝勇无双”的吴三桂进入他的视野之后,就对这个年轻人青眼有加。随着辽东时局的日益急迫,边关战将死的死降的降。崇祯在羞恼郁愤之余,本着“求忠臣于孝子之门”的原则。崇祯十四年,年仅二十八岁的吴三桂被任命为宁远总兵,成为关宁集团青年将领中的翘楚。崇祯十七年,李自成逼近紫禁城,城破在即,百官敛手畏避,命悬一线的崇祯又将帝国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吴三桂身上,提拔他为辽东提督,总领关外军事。同年三月,崇祯又敕封吴三桂为平西伯,命其入关勤王。

应该说吴三桂一生事业的基点就在于他的“孝”,因为“孝”他进入了帝国领袖的视野,因为“孝”他用短短十五年时间走完了被人一辈子都不可能走完的路,但同样也因为“孝”他把自己框的死死的,退无可退,逃无可逃。面临天地巨变的时候,一朝不慎而被狠狠的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中国是一个很有特色的国家,不论皇帝得位正与不正,上台之后必然强调“以孝治天下”,因为“为忠臣者必是孝子”。可以说终崇祯一朝,吴三桂“忠臣孝子”的人设都是完美无瑕的。可他真是个“忠臣孝子”吗?

四:冲冠一怒为红颜

崇祯入关勤王的诏书是在十七年三月发出的。奉诏后的吴三桂马上清点人马,整顿行装,入关勤王。但从宁远城到山海关短短两百多公里的路,他却整整走了八天有余。对比崇祯初年皇太极兵临紫禁城,袁崇焕入关勤王的速度。我们很难不怀疑“孝勇无双”的吴三桂不是在刻意拖延。坐视大明朝的覆灭。毕竟如此一来,手握重权,身居要位的吴三桂不仅可以避免玉石俱焚,为大明朝殉葬的命运;对自己“忠臣孝子”的名声也毫无损害。不仅如此,他甚至还可以凭借手中的 权势作为进身之阶,博取更高的功勋爵位。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李自成攻陷北京,崇祯自杀于煤山,大明王朝宣布灭亡。进京之后的李自成迅速安排军队征讨吴三桂不幸败北,吴三桂退守山海关。李自成软禁三桂家属,胁迫吴襄以书招之,令其投降。吴三桂闻招而起,而在军队到达灤州的时候,却听说爱妾陈圆圆被李自成帐下的刘宗敏抢走了。不禁勃然大怒,目眦尽裂的感叹:“大丈夫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有何面目见人”当即击杀李自成派来驻守山海关的将领。派遣副将杨珅、游击郭云龙上书多尔衮,请求出师相助。著名的“冲冠一怒为红颜”说的就是这件事。

就以上史实而言,我们至少可以明确的知道。第一,虽然深受国恩,但他并没有与大明朝共生死共存亡的思想觉悟。第二,他打心眼里看不起李自成这类草寇,只是迫于父命才不得不投降。第三,投降满清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李自成的逼迫只是恰好给了他一个借口。

五:将军旧时也忠勇

吴三桂是个有血性的人,不然也不会在父亲深陷重围时,即便知道是死也要前往救援了。但这种血性在经过深沉晦暗,勾心斗角的官场浮尘之后还留下多少就不得而知了。在辽东战场,他亲眼见证了耿耿忠心的袁崇焕因为猜忌而被碎剐;又亲身经历了因统治者贪功心切,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猝然发动并最终导致惨败的“大凌河”之战。此战之后,文武全才的洪承畴投降满清,做了皇太极的走狗。此外还有他的舅舅,世守辽东的祖大寿也在绝望之下投降了满清。在这样一个充满血腥暴力,阴谋诡计,叛变投降的环境中。一腔忠勇的吴三桂真的能够始终如一,坚贞不屈吗?

正当华年,位高权重,娇妻美妾,生活滋润的吴三桂岂能不知大明朝已经日落西山了?面对皇太极高官厚禄,高爵显位的诱惑,他之所以能够坚决推辞。无非是还拘束于自己“忠臣孝子”的定位。现在皇帝已经死了,效忠的对象倒了,人们也就无法再责难他的不忠;草寇出身的李自成根本不具备治国理政的实力,虽然占据了皇城,但鹿死谁手终未可知。对此吴三桂有着自己的认知。但无奈的是父亲吴襄深陷敌手,身为“孝子”他不得不按住内心的抵触和不甘,投降这个文韬武略都不如自己的草寇。原本就怀着满腔悲愤和不甘前行吴三桂,在听到爱妾陈圆圆被刘宗敏抢走了之后。心中那根孝的弦也终于绷断了,“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行事荒唐的李自成终于为自己的错误决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而失去了“忠孝”束缚的吴三桂也终于可以打起“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旗号,堂而皇之的投向满清的怀抱。

在灤州,当吴三桂拍马而回诛杀李自成的将军的时候,他就已经打定主意要投降满清了。因为他深知自己的这一举动必然会激怒李自成,从而给全家34口带来杀身之祸。但显然,吴三桂已经顾不得这许多了。在权势荣华面前,忠君算什么?孝顺又算什么?功名富贵势倾人,吴三桂终于开始正视自己的内心世界。自此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在清王朝决定对逃到缅甸的永历政权网开一面时,他也依然要坚决的剿灭,究其根本也不过是为了抹去自己“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痕迹罢了。

1673年康熙决定撤藩,同年十一月,吴三桂以“共举大明之物,悉还中华之乾坤”为旗帜,再次掀起反清复明的运动。这个当年将华夏大好河山拱手让与满清的平西王,终于因为权势富贵的关系再次举兵造反了~

六:可怜红颜遗骂名

综上所述,吴三桂选择降清实际上是他对时局多番考量,细致揣摩之后所作出的最真切的想法和选择。他能够坐视对自己皇恩浩荡的崇祯的覆灭,坐视对自己生养有恩的父亲的被杀,区区一个陈圆圆真的就能影响吴三桂的决策吗?即便真的对陈圆圆情深似海,那他也在有意无意之间将自己叛国投敌的罪恶扣到了最心爱的女人身上。

岂不闻:“尝闻倾国与倾城,翻使周郎受重名。妻子岂应关大计,英雄无奈是多情。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红妆照汗青”。

我是狐笔春秋,欢迎关注留言~文章系原创,一家之言,欢迎批评指正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不妥,敬请联系作者,当及时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鹿鼎记网,母婴用品,领土,婚庆,北京现代 版权所有